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矿业大国试图从资源供应中攫取更多价值
2019-06-06 11:19:54   来源:   评论:0 点击:

随着特斯拉、三星和其他科技巨头对金属锂的争夺越来越激烈,...
   随着特斯拉、三星和其他科技巨头对金属锂的争夺越来越激烈,全球两个矿业超级大国也加入到这一场对电动汽车和智能手机电池关键原材料的控制中,试图从资源供应中攫取更多价值。
 
  澳大利亚和智利目前正积极部署,试图重塑过去几十年一直作为铁矿石和铜矿生产国的形象。目前全球约四分之三的锂原材料来自澳大利亚的矿山或智利的盐湖,为这两个国家带来了在与客户整合供应时的竞争优势,希望建立冶炼和加工厂,为国内的科技行业增添助力。
 
  今年3月,在澳大利亚港口城市班伯里附近,美国锂生产商Albemarle Corp.宣布,计划斥资10亿澳元(合6.9亿美元)建造全球最大的锂金属加工厂。与此同时,在智利北部的梅希约内斯,韩国三星SDI和浦项制铁(Posco)正计划联合开发一家生产电池用化学成分的工厂。
 
  圣地亚哥咨询公司SignumBOX首席执行官Daniela Desormeaux表示,智利和澳大利亚拥有先天优势,丰富的锂资源,同时又有国家的鼓励措施,所以向原材料转型的公司可以在那里开疆扩土。
 
  对澳大利亚和智利来说,采矿和出口就如家常便饭。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国澳大利亚已向日本和中国的钢厂运送了数十亿吨炼钢原料。智利是世界上最大的铜生产国,其一半以上的铜以半精炼铜矿的形式出口。
 
  BloombergNEF预测,到2030年,全球锂离子电池供应需要增长10倍以上,70%以上的需求来自电动汽车。对于终端用户来说,现在已经是迫在眉睫,自4月份以来,大众和沃尔沃均已经签订了长期的供应协议。
 
  锂价值阶梯上的第一步是原材料精炼,目前大部分是在中国进行。来自南美矿山的矿石或来自地下湖泊的富含锂的盐水被浓缩成银灰色的粉末,然后被提纯,提炼成氢氧化锂和碳酸锂。这些化学物质随后与镍或钴等材料加工而成,用来制造电池电极,或者用溶剂来制造组装电池的关键部件——电解质。
 
  与此同时,在价值阶梯上所处的位置越高,价值就越大。根据澳大利亚矿业和勘探公司协会2018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到2025年,开采锂原料的市场价值约为200亿美元,相比之下,精炼产品价值约为430亿美元,电池价值4240亿美元。
 
  目前,智利的两大锂生产商SQM和美国Albemarle也只有在将四分之一的产量以最低市场价格卖给将在该国开发这种材料的公司的情况下,才被允许扩大生产。SQM已经在智利进行了一些加工,目前正在扩大国内产能。
 
  智利政府开发机构Corfo执行副总裁Sebastian Sichel称,这一策略是智利打造更高价值锂产业的金钥匙。Corfo拥有阿塔卡马沙漠的锂矿特许权,并可以向矿商发放许可证。新的精炼和化工产能将为智利带来额外收入,而锂出口的利润预计也将上升。
 
  根据一家地区开发机构2018年的一项研究,通过发展电池材料行业,澳大利亚每年可创造超过500亿澳元(350亿美元)的收入,并支持约10万个就业岗位。相比之下,目前澳大利亚每年的锂出口约为10亿澳元。澳大利亚政府今年4月承诺拨款2500万澳元,支持一项为期五年的研究项目,以扩大其电池供应链。不过,这两个国家发展电池行业都面临一大障碍,就是汽车行业的发展滞后。汽车生产商通常更喜欢零部件供应商靠近制造中心。而且生产电池组件的技术挑战可能需要引进专业知识。成本和环境问题也是因素之一。
 
  Sichel表示,锂为智利提供了一个摆脱所谓资源魔咒的机会,即以牺牲制造业为代价带来的矿业投资繁荣。“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将面临巨大的风险,增长又要依赖下一个热门的大宗商品,我们仍将无法一跃成为发达国家。”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柴达木盆地:常规能源勘查取得重要进展
下一篇:广西:近两年将完成76座自治区级绿色矿山的创建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