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矿业巨头的电池金属布局
2019-09-17 08:22:05   来源:   评论:0 点击:

随着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呈爆发式增长,市场对镍、钴、锂、铂族...

   随着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呈爆发式增长,市场对镍、钴、锂、铂族金属等动力和燃料电池金属的需求也大幅增长。根据著名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2018年6月的报告,到2025年,全球轻型汽车的产量将达到1.05亿辆,其中电动汽车的产量将达到1300-1800万辆;从2017年到2025年,锂的需求将增长3倍,从21.4万吨增加到66.9万吨碳酸锂当量,钴的需求将增长60%,从13.6万吨增加到22.2万吨。
 
   瑞银(UBS)2018年6月的报告称,从2018年到2025年,电动汽车对镍的需求将增长10倍,从6万吨增加到66.5万吨。据统计,2017年全球燃料电池乘用车销量约6000辆,作为催化剂的铂金消耗量不到1.2吨。假设2030年全球燃料电池汽车渗透率可达1%(全球载客汽车数量按照1.05亿辆算),单车铂金用量按照17.5克算,铂金需求量将达到18.38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显示,2019年1-7月,我国燃料电池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176辆和1106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8.8倍和10.1倍。
 
   但由于对供应增加过快以及中国电动车市场增长放缓的担忧,锂价和钴价从2018年开始都出现了大幅下跌(图1)。而镍价受中国不锈钢产量增加和印尼政府有可能早于2022年全面禁止出口镍矿的消息影响,今年以来走出一波上涨行情,涨幅接近40%。

图1 2017-2019年镍钴锂价格变化走势图


\ 
 

 
  数据来源:五矿经研院


 
   虽然2018年净利润排名前五的全球矿业巨头们(表1)都对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前景一致看好,但对具体电池金属的未来却存在分歧,因此相应的商品战略和产业布局也有所不同。
 
 表1 世界金属矿业公司2018年净利润排名 单位:亿元


\
\

 
   一、必和必拓:镍
 
   必和必拓(BHP)在今年5月份宣布将镍作为核心业务,其认为全球锂供应充足,钴面临替代,所以这两种商品对公司没有吸引力。必和必拓下属的西部镍业(Nickel West)公司在澳大利亚珀斯市郊拥有奎那那(Kwinana)冶炼厂,目前年产约75,000吨镍饼和镍粉,大多销售给亚洲的化学品制造商,用于生产电池原料硫酸镍;2015年,因为不锈钢行业需求下降,西部镍业曾考虑过关闭奎那那冶炼厂,但现在市场形势发生变化后决定保留该业务,并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转产硫酸镍,目标是建成世界最大的硫酸镍工厂。该公司在一份报告中表示,2019财政年度下半年对电池行业的镍制品销售占比78%,高于一年前的60%。
 
   二、力拓:锂
 
   力拓(Rio Tinto)加快进入锂市场,对钴持保留态度。2019年5月9日,力拓表示计划于未来四年内开发塞尔维亚的贾达尔(Jadar)锂项目,预计2020年底前完成可行性研究。贾达尔锂项目位于塞尔维亚西部洛兹尼卡镇附近,2004年发现含有高品位硼和锂,是世界最大的锂矿之一。自项目开始以来,力拓一直与塞尔维亚政府和当地官员密切合作,确保项目以安全合法的方式推进。力拓相信,贾达尔项目计划生产的两种产品——锂和硼酸盐都能紧跟节能环保的市场趋势。锂电池是电动汽车和高科技设备提供动力的关键成分,而硼酸盐则可大量应用于绝缘玻璃纤维和风力涡轮机中。力拓称,贾达尔项目将在2023年投产,但前提是通过可行性研究、取得相关技术及政策支持。力拓一直期望进一步获得锂矿资产,2017年10月,公司曾考虑购买世界第一大锂矿生产商智利SQM公司的32%的股份。近日,有消息称力拓或考虑收购澳大利亚锂矿上市公司Ioneer,该公司正在开发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流纹岩脊(Rhyolite Ridge)锂硼矿,该矿距离力拓位于加州的世界最大硼矿——波隆(Boron)硼矿不远。
 
   三、嘉能可:钴
 
   嘉能可(Glencore)主要聚焦于钴和镍,2018年钴的产量居全球第一,镍的产量居全球第五(表2和表3)。CEO伊凡·格拉森伯格曾经在2017年表示公司对锂是“零兴趣”,部分原因是没有套利机会。


 
   表2 嘉能可2018年主要金属产量世界排名

\


 
   表3 嘉能可2013-2018年镍钴产量 单位:万吨

\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告,在钴价大幅下跌之后,嘉能可将从今年年底开始暂停旗下刚果(金)穆坦达(Mutanda)铜钴矿的生产,原因是该矿“在经济上不再可行”,嘉能可发言人拒绝就此事置评。由于全球最大钴生产国刚果(金)供应激增,钴价今年已经下跌超40%。穆坦达矿是全球最大的铜钴矿,也是嘉能可在刚果的重要资产之一。该矿去年生产了19.9万吨铜和2.73万吨钴,占全球关键电池金属供应量的五分之一。近年来,嘉能可在刚果的运营一直饱受困扰,包括法律挑战和对新采矿法的分歧。2018年7月,该公司旗下加丹加(Katanga)铜钴矿发生山体滑坡,造成数十名矿工死亡;2018年11月,该矿由于矿石中检测到少量辐射,不得不暂停钴的销售。
 
   嘉能可在7月31日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产量报告,自有钴产量21300吨,同比增长28%;自产镍产量为55,400吨,较去年同期下滑6,800吨或11%,其中镍整合业务部(IntegratedNickel Operations)自产镍29,100吨,较去年同期低2,300吨或7%;墨林(MurrinMurrin)项目自产镍16,100吨,较去年同期下滑1,000吨或6%,主要原因在于酸厂按计划进行设备检修;科尼安博(Koniambo)项目镍产量为10,200吨,较去年同期下降3,500吨或26%,主要原因在于设备检修期限延长。
 
   嘉能可2019年计划产钴5.3-6.1万吨,计划产镍12.3-13.3万吨(表4),从上半年的生产情况来看,要完成全年计划存在很大挑战。

表4 嘉能可2019-2021年镍钴产量指引

单位:万吨

\


 
四、淡水河谷:镍
 
   淡水河谷(Vale S.A.)总部位于巴西里约热内卢,是全球领先的铁矿石生产商和第二大镍生产商。2017-2018年镍钴产量见表5。


 
   表5 2017-2018年淡水河谷主要金属产量
 
   单位:万吨

\


 
   据报道,淡水河谷印尼分公司及其合作伙伴住友金属矿业计划在未来几年花费50亿美元发展镍项目,以挖掘电池行业以及中国钢铁市场的镍需求。淡水河谷印尼分公司经理表示两家公司计划投资25亿美元用于建设电池级镍厂,该印尼公司还计划投资18亿美元建设镍铁冶炼厂以及数亿美元扩建镍矿。
 
   五、英美资源:铂族金属
 
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则更多关注铂和钯。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主要分为电驱动汽车和氢燃料汽车两个方向,和电驱动相比,氢燃料理论上可以做到零排放,铂金作为氢燃料汽车的重要催化剂,起着难以替代的作用。
 
   英美资源下属英美铂业公司(Anglo AmericanPlatinum)位于南非,是世界最大的铂族金属(PGM)初级产品生产商,其原产铂金产量约占全球的37%。公司的铂金储量位居世界首位,拥有全系列铂族金属资源(铂、钯、铑、钌、铱和锇)并具备开采、加工与精炼能力。英美铂金旗下主要铂金矿有南非的Mogalakwena矿、Amandelbult矿和津巴布韦的Unki矿。
 
   早在2014年,英美铂业就向德国储能公司Hydrogenious Technologies注资1亿美元,用于开发基于氢的储存可再生能源的解决方案。这笔交易为双方带来好处,Hydrogenious获得将HydroStore储能系统推向市场所需的投资,而英美资源将从其自身生产过程中的工业应用中受益。
 
2018年7月17日,英美铂业联手非洲最大的投资基金——南非公共投资公司(PIC)在伦敦成立了专注于对依赖铂族金属的氢价值链、燃料电池汽车和储能市场相关技术公司进行投资的创投公司AP Ventures。
 
  2018年12月12日,日本的三菱公司宣布成为AP Ventures旗下2号基金的有限合伙人。
 
   2019年7月8日,总部位于日本东京的SPARX集团有限公司宣布,旗下未来创生基金2号成为AP Ventures基金2号的有限合伙人。未来创生基金2号是SPARX集团继未来创生基金1号之后在2018年7月成立的,聚焦智能技术、机器人、氢经济技术、电动化和新材料等五大领域,主要投资人有丰田汽车公司、住友三井银行和SPARX。
 
   六、国内多元化金属矿业集团的电池金属布局
 
   1.中国五矿:镍、锂
 
   五矿集团的镍资源量位列世界第一梯队,目前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发瑞木镍钴项目。瑞木项目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马当省,属大型红土镍矿,已探明和可控资源储量为7800多万吨,资源量达1.4亿吨。2005年3月签订项目主协议,2005年5月获发改委批复,2008年开始大规模建设,2012年12月竣工投产,实现了由建设期向生产期过渡,2014年项目达产率稳步提高。项目总投资超过21亿美元,运营商为瑞木镍钴管理(中冶)有限公司,五矿下属中冶瑞木镍钴有限公司持有项目85%的股份,加拿大的钴27公司持有项目8.56%的股份(将被转移到新成立的镍28公司),巴新政府和当地土地所有者持有6.44%的股份。中冶瑞木镍钴项目有限公司是中国冶金科工股份有限公司(67.0206%)联合金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9794%)、吉林吉恩镍业股份有限公司(13%)和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3%)成立的中冶金吉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2018年,瑞木项目产镍35355吨、产钴3275吨(精矿)。
 
   五矿集团的锂资源开发是通过平台公司五矿盐湖有限公司进行的。五矿盐湖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注册地点在青海省海西州冷湖镇,生产厂区位于柴达木盆地中部的一里坪盐湖。公司实施的一里坪盐湖锂硼钾资源综合利用项目,矿区卤水赋存有丰富的盐类资源,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以锂盐为主的大型综合性盐类矿床。一里坪盐湖总储量1952.25万吨,包括液体氯化锂资源储量179.95万吨,液体氯化钾资源储量1952.25万吨,液体三氧化二硼资源储量91.8万吨。项目总体建设规模为30万吨/年氯化钾,1万吨/年碳酸锂,1万吨/年硼酸,总投资约33.8亿元。公司于2013年取得矿权,30万吨氯化钾项目总投资21亿元,已于2018年6月转固正式生产;采用自主研发的高镁锂比卤水提锂技术的1万吨碳酸锂项目概算投资8.5亿元,于2018年3月15日开工,9月20日主体落成并启动单机试车,11月19日第一批合格碳酸锂产品下线,创造了青海盐湖同行业项目建设的最快纪录。
 
   此外,五矿集团和云南省展开深化合作,有可能涉足铂族金属领域。2019年6月16日,云南省上市公司贵研铂业公告表示,6月14日,公司控股股东贵金属集团收到云南省国资委的通知,云南省人民政府拟与中国五矿深化合作,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截至目前,公司控股股东为贵金属集团,实际控制人为云南省国资委。截至目前,各方正在磋商并推进本次合作的进程,相关方案尚未最终确定,尚未签署相关正式协议。本次合作能否顺利实施,存在不确定性。
 
   2.洛阳钼业:钴
 
   2019年1月,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对刚果(金)Tenke Fungurume铜钴矿的持股比例增加至80%,这是全世界最大的铜钴矿床之一。
 
   2019年8月9日,洛阳钼业董事长李朝春在参加澳大利亚墨尔本一个矿业活动午餐会时表示,公司将继续积极寻找蓬勃发展的电动汽车电池领域的交易机会。虽然金属钴和锂的价格由于供应激增一度从暴涨走向暴跌,但是未来几年,来自电动汽车电池市场对于钴、铜、镍和锂的需求预计还会上升。李朝春表示,“我们谈论的是20年、30年、40年的(需求趋势)。这是一种结构性变化,我们认为在这种结构性变化中存在长期的机会。”他没有透露公司对投资于新的、未知的机会具体有多大兴趣。李朝春表示,在所有的电池原材料中,洛阳钼业最感兴趣的是镍,锂也不错,但是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嘉能可本周决定将全球最大钴矿停产两年,可能会对全球钴供应产生一定影响,但洛阳钼业目前没有增产以扩大市场份额的计划。
 
   3.金川集团:镍、钴、铂族金属
 
   甘肃金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拥有世界第三大硫化铜镍矿床,是中国镍钴生产基地、铂族金属提炼中心,被誉为中国“镍都”,在全球同行业中具有较强影响力。经过近六十年的建设与发展,公司已具备镍20万吨、钴1万吨、铂族金属3500公斤的生产能力,镍产量位居全球第3,钴产量位居全球第4,铂族金属产量位居亚洲第1。
 
   金川集团和五矿集团已经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瑞木镍钴项目上有了合作。2019年7月10日,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中冶集团董事长国文清会见了来访的金川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永前一行,双方就矿业基金战略合作和产业协同发展进行了深入交流,两大集团有望在将来进一步加强在电池金属资源开发上的合作。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氧气底吹技术,中国恩菲的冶炼名片
下一篇:生态文明理念下维持矿山生态稳定靠什么

分享到: 收藏